2亿美金公司CEO猝死,除了没有性生活,企业家更加:不敢

2018年12月09日 20:01来源:众发整理手机版

10月20日下午,互联网保险平台大特保发布讣告称,大特保创始人兼CEO周磊(Jacky)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,2018年10月20日15:05于上海逝世,享年45岁。

当天下午17:59周磊的微信朋友圈上也被同步了相关消息,其中内容写到:

“我走了,原谅我还没来得及同大家一一道别就上了通往天国的列车,列车出发时间是2018年10月20日15:05分,或许是赶时间习惯了,总是那么来去匆匆,累了,感谢各位对我在世间的种种爱与恨,愿大家珍重!say byebye!”

随后大特保联合创始人兼CTO林洪祥在朋友圈上称:“四年来,这个一直致力于为保险行业做点有价值事情的大哥,这个每个周末都与我一起加班的大哥,战斗到了最后一刻,倒在了办公室里。”

大特保2014年成立之初获得德沃和险峰华兴天使轮投资;2015年7月对外宣布完成1.8亿人民币A轮融资;2016年2月完成两千万美元B轮融资;2016年7月对外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B+轮融资,估值达2亿美元。目前投资方包括复星昆仲资本、策源创投、中华开发等。大特保能拿到这么多次融资,并非易事。

一个企业家、一把手的背后是一个企业,少则几人,多则千人、万人的员工。他们率领公司一路发展壮大,企业发展得越好,意味着他们的责任越重,而他们也就变得不敢病、死不起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面对重病、面对死亡,企业家又是如何应对的?这对他们本人、企业产生了哪些影响?他们的脆弱背后又是什么?

任正非

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,半夜常常哭醒

“我无力控制,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,半夜常常哭醒”、“研发失败我就跳楼”,这是任正非在华为创业维艰期决绝说出的话。

那时他先后历经爱将背叛、母亲逝世、国内市场被港湾“抢食”、国外市场遭遇思科诉讼、核心骨干流失……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依旧深感无力。这位从小在农村吃苦长大,在部队锤炼多年,外人眼里坚强如铁的商业硬汉曾经如此艰难。

此后,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,任正非坦诚,自己“也曾是一个严重的忧郁症、焦虑症的患者”,他的身体还得了多种疾病,因得了癌症动了两次手术……

即便在黑暗里哭泣,但任正非呈现给员工依旧是充满斗志的状态,提出以奋斗者为本的口号。任正非历次讲话文件被外界视为圭臬,而主旨只有一个:身在黑暗,心怀光明,梦想不灭,努力前行。这段话也正是对任正非精神最好的诠释。

白鸦

父母担心我想不开

2015年,有赞CEO白鸦被一个风险投资机构忽悠了。

当时,这家机构计划投资有赞一亿美金。当时的有赞正需要大量资金补充,所有流程都走了,但在最后一刻签字拍板的时候,投资人反悔了。

最让有赞团队不解的是,投资人最初反悔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,还像模像样地把他们约过去调研。

被忽悠之后,有赞CEO白鸦心里是这么想的,“去你大爷的!老子好好去赚钱,回头做你的LP折磨你丫。”

被忽悠之后,有赞现金流很吃紧,只够公司运营半年。团队只好就去找老股东求救,内部做了一轮融资。

这次融资受挫让白鸦很受打击。

有一次,有赞CHO应杭艳看到白鸦一整天都没吃饭,在沙发上平躺着。她意识到白鸦状态不好,但只能悄悄走开。“我们能做的是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好。”

白鸦心情不好,家人也有感觉。

有一天晚上,白鸦喝酒后回家,家人睡着没听到他敲门,碰巧白鸦手机没电,也没带钥匙,他决定干脆回公司睡觉。

早晨8点刚打开手机,就接到了妻子的电话,妻子在电话一头大哭,“我们找了你整整一晚上,以为你...”

原来,妻子凌晨3点醒来发现白鸦还没回来,打电话又找不到人,就给有赞公司合伙人打电话,对方告诉她白鸦回家了。

因为白鸦那段时间压力很大,一帮人很担心。凌晨3点,两位合伙人、白鸦岳父、妻子开始在小区找白鸦,监控录像发现有白鸦进入小区的画面,没有出去的画面。当时白鸦是从地下车库走出去的,刚好没拍到。

他们以为白鸦可能想不开,还跑到楼顶上找,结果没找着。又到小区附近的水塘里找,还是没找到,大家急坏了。

岳父后来给白鸦说:“孩子,你千万不要想不开。你现在做的事情,你爷爷、你爸爸、我父亲,还有我都没能做到,你应该很知足了。”

白鸦回答:“我没有想不开,只是有一点郁闷而已。可能没有几个人像我这样能抗压。”

刘强东

京东面临倒闭危机,一夜白头

体现刘强东的“老板”气质,或许就是额前的小撮白发。2008年,第一轮融资用光后的京东面临着倒闭的危险,正值金融危机,没有人愿意掏钱给一个不知何时能盈利的企业。

那段时间,刘强东一天见五个投资人,说同样的话,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样:拒绝。“对兄弟们那种愧疚、和痛苦一拥而上”。

陈天桥

从150亿前首富到1.15亿脑科学捐助

一场疾病让陈天桥停下来,催促他思考。这也成了他的“前半生”与“后半生”的重要转折点。他说自己正处于“第二次生命”中。

今年44岁的他经历了生死、是非、成败、荣辱这四件事的高饱和度版本。26岁的陈天桥近乎白手起家创立盛大,31岁时一跃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,坐拥身家150亿,缔造了一个互联网游戏娱乐帝国。

2009年,陈天桥开始淡出公众的视野。之后,他定居新加坡,开始出售盛大资产。陈天桥在接受专访时,曝出迁居新加坡前,生了一场重病,他坐飞机甚或一个人待在酒店里,都会加剧痛苦,严重时有濒死感。有两个月,每晚太阳下山,他都会呼吸困难,觉得自己不会再醒来,需要写遗嘱。陈天桥说:“我必须得离开。一个人一辈子死一次就已经很痛苦了,两个月,几乎每天晚上死一次。”

陈天桥再次出现公众视野时,不是因为他带领企业又做出的辉煌,而是他宣布向美国的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.15亿美元,用于大脑基础研究。他的理由是“足够有钱了,要做有意义的事,要彻底解决疼痛和死亡的问题。”

陈天桥说,决定做盛大,他用了三天思考时间。决定做脑科学捐助,他用了三年想明白。而且,他决定,做一辈子。

再见时已满头白发

郭家学

负债48亿,悲催到求死都不能的地步

郭家学说那是他成年后唯一的一次嚎啕大哭,他感到自己竟然悲催到求死都不能的地步。那时他负债48亿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china1oo.com/zhongfayuledaili/20181209/1404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